• 從種啥啥虧到人人持股——秋石斛養成記

    2018-12-20 10:20   來源: 新華網

    ??? 12月14日,王聯春在樂妹村秋石斛種植基地查看秋石斛長勢。新華社記者 王軍鋒 攝

      新華社海口12月20日電(記者 王軍鋒)剛參加完冬交會的秋石斛推介,王聯春又匆匆回到村里忙活線上銷售事宜。

      “我們的秋石斛供不應求,但目前主要是批發,得把線上零售做起來”,每次提起樂妹村的秋石斛,王聯春都難掩心中喜悅,“等快遞公司談好,就可以銷往北京、上海了!”這是他親手為這個貧困的黎族村莊培育的“美麗經濟”。

      王聯春,52歲,海南大學熱帶農林學院測量教研室主任,2015年7月到海南省東方市大田鎮樂妹村任第一書記。

      走進樂妹村,嶄新的樓房、鋪著彩磚的村小學、文化室、老人活動中心、燈光籃球場等映入眼簾,“資源變股權,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的標語格外醒目。然而,三年前,全村唯一拿得出手的是一間被稱作“香蕉房”的平房。

    ??? 12月14日,樂妹村貧困戶在種植基地打理秋石斛。新華社記者 王軍鋒 攝

      2005年香蕉價錢好,有蕉農賺錢蓋了間平房,剩下的都是破爛不堪的瓦房,村里沒有廁所,大小便要在野外解決。

      長期以來,甘蔗是樂妹村的支柱產業,少部分村民種植黃秋葵、小米椒等。“這些農作物市場行情波動大”,王聯春說,“有時糖廠效益差,蔗農們第二年才拿到賣甘蔗的錢,租地、貸款種植的農戶虧得更慘。”

      種啥啥虧,怎么辦?“調整產業結構是關鍵。”王聯春跟村兩委干部商量。

      東方市的熱帶海洋氣候適合秋石斛生長,2016年年底,王聯春提出用村集體土地種植秋石斛。但由于種種原因,該產業擱淺,村里用扶貧產業資金搞起黑山羊養殖。

    ??? 12月14日,樂妹村村民符明展示他們領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股權證。新華社記者 王軍鋒 攝

      2017年年底,王聯春再次提出發展秋石斛產業。這一次,當地政府將100多萬元集體經濟產業資金直接撥給樂妹村村委會,這在當地不多見。

      “王書記算是給自己下了死任務,他向鎮黨委表態,在資金有限的條件下,不僅搭好大棚,還要把種苗買回來。”樂妹村黨支部書記兼樂妹村集體經濟合作社董事長符城說。

      從采購物料、整地搭棚、建設噴灌設施、鋪設花床床架和地膜,到拉電線、打水井、挖水池,王聯春事無巨細。

      2018年年初,借助海南大學技術優勢,依托東方市迦南蘭花農民專業合作社提供的種苗、服務和銷售渠道,樂妹村秋石斛產業正式投產。目前,已先后兩期建成20畝大棚,種植秋石斛37萬株,今年可盈利20萬元。

      基地4名專職管理人員均為貧困戶,每月工資三四千元,其他貧困戶也可利用空閑時間到基地打零工。村民既掙錢,又學技術。

    ??? 圖為樂妹村村民領到的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股權證。新華社記者 王軍鋒 攝

      “這是造血式扶貧,關鍵的時候王書記幫忙找資金、訂種苗,但具體生產銷售都由我們村民管”,符城說,“我們還有員工去泰國培訓學習。”

      2018年12月初,海南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工作現場推進會在該村舉行。樂妹村村民拿到農村集體經濟組織股權證,村民成了“股民”。

      “憑股權證在年底領分紅。”今年58歲的村民符明說,今年村里每人有400多元秋石斛基地的分紅。

      截至目前,樂妹村104戶467人已脫貧101戶462人,只剩2018年新納入扶貧范疇的3戶5人未脫貧。

      遮陽網下,嬌艷欲滴的秋石斛競相開放,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清香。村邊另一塊土地上,王聯春三年前引進的山柚開始掛果,百畝高效生態農業循環基地也開工建設。

    [責任編輯: 紀驚鴻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601123879609
    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