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征北戰 戎馬一生

    2020-04-28 08:44   來源: 海南日報


    莊田紀念館。(圖片由萬寧市委宣傳部提供)

      原題:位于萬寧革命烈士陵園的莊田紀念館,記錄了這位將軍傳奇的一生——

      南征北戰 戎馬一生

      4月26日,萬寧革命烈士陵園內樹木蔥蘢,園內咿咿呀呀的瓊劇聲不絕于耳。一旁的涼亭里,人們擺開象棋,于楚河漢界飛車躍馬,“廝殺”正酣。在革命烈士陵園一角,莊田紀念館身披琉璃瓦,安靜坐落,館前的銅鑄塑像栩栩如生,守望著這片園地。

      “這是莊田將軍的塑像。將軍的一生非常傳奇,是萬寧人民的驕傲。”萬寧市委黨史研究室主任陳星界對來訪的海南日報記者說,莊田曾下南洋參與勞工斗爭,去莫斯科進行軍事學習,浴血長征、奮戰瓊崖、征戰越南、蕩敵粵桂滇黔,一生戎馬轉戰半個中國。

      1955年,莊田被授予中將軍銜,同年被授予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南洋入黨求解放

      莊田原名莊振鳳,1906年出生在今萬寧市龍滾鎮文淵村的一個貧農家庭。由于家境貧苦,莊田17歲時便和當地其他人一樣,背井離鄉,遠下南洋謀生。

      莊田最初在新加坡一家橡膠廠打雜。這是一家英國資本家開辦的工廠,不僅工廠條件差,而且工人勞動強度大,屢屢發生工傷死亡事故。而資本家根本不管工人死活,整天花天酒地,工頭們為虎作倀,這些都令年輕的莊田心中不平。

      后來,莊田因為幫助被工頭無端責罵的工友而被橡膠廠開除。此后,莊田又輾轉來到荷蘭資本家經營的“生什”號貨輪上當鍋爐工。正是在這艘貨輪上,莊田確立了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的人生目標。

      當時,在茫茫大海上,莊田每天要在悶熱的鍋爐房里高強度工作10多個小時,好幾次都因中暑昏倒在鍋爐房里。不僅工作辛苦,莊田獲得的工資也十分微薄,經常吃不飽穿不暖,而且還經常遭到各種辱罵。

      “(這種環境中)我對美好生活的憧憬變成了一場噩夢。”莊田后來在回憶文章中寫道,在他十分苦悶時,同船的同鄉、老工人黃宜敦主動寬慰他。也正是黃宜敦,向莊田講述了列寧領導的俄國十月革命以及蘇俄工人、農民當家作主人的情況,并啟發他道:“在帝國主義統治的社會里,單靠自己做一個正直的人是不能獲得徹底解放的。只有整個工人階級團結起來,推翻人剝削人的制度,才能得到徹底的解放。”

      在黃宜敦的引導教育下,莊田閱讀了《列寧論十月革命》等紅色書籍,他越看越著迷,認為書中句句都說到他的心坎上,一顆求解放、爭自由的心也跳動得更加猛烈。1926年3月的一天晚上,在經過對莊田近一年時間的考察教育后,中共“生什”號輪地下支部在岸上一個秘密地點召開會議,正式接納莊田為中共黨員。

      不久,莊田被黨組織派到和豐輪船公司“豐平”號輪工作,并任“豐平”輪船黨支部書記。1928年和1929年“五一”期間,和豐輪船公司海員兩次舉行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家壓迫剝削的罷工斗爭,莊田擔任罷工的總指揮。罷工斗爭取得勝利后,在新加坡的中共組織負責人轉達中共廣東省委的通知,讓莊田立即回國接受新的任務。莊田的革命生涯從此翻開嶄新一頁。

      赴俄進修強本領

      1929年6月,莊田回到了香港,同年底他接到了去莫斯科進行軍事學習的命令。

      在去莫斯科途中,莊田在上海再一次親眼目睹中國人在帝國主義勢力壓迫下的悲慘生活。“中國人被外國勢力當作牲畜對待,這就是半殖民地人民的悲慘命運。欲求中華民族的獨立解放,唯一的方法是動員全國人民,拿起武器,堅決與帝國主義和中國反動派進行斗爭。”莊田在回憶文章中表示,“我切望能學成回國以后,和全國人民一起,用槍桿子打出一個新中國。”

      1929年12月,莊田在莫斯科步兵學校開始了軍人的科班生活。在莫斯科步兵學校里,莊田要學習步兵操典、野外執勤、射擊教范、兵器學、地形學、戰術學、筑城學等10多門課程,還要開展各種軍事訓練。

      為了學好課程,莊田向在莫斯科步兵學校留校工作的同志請教,苦練俄語,不到半年時間便初步掌握了俄語。繁重的課業之余,莊田還堅持讀一些如拿破侖、蘇沃洛夫等人的著述,這些名將的軍事理論很好地啟發了莊田。

      由于莊田好學不倦,在政治上和軍事上大大開闊了視野,成為全連外國留學生中的尖子之一。1930年底,他以各科全優的成績,提前畢業回國參加紅軍。

      莊田回國后,被安排到中國工農紅軍軍政學校擔任教官。他想方設法授好課,還根據紅軍的作戰特點和實際需要,幫助學員掌握進攻、防御、退卻、偵察、警戒等各種戰術手段。

      1933年春,中共中央成立了一個模范團,莊田被任命為該團政治部主任。在模范團訓練期間,中共中央命令由葉劍英指揮獨立師和模范團,在福建省清流地區組織一次進攻戰斗,配合主力紅軍進行第四次反“圍剿”作戰。

      在這次戰斗中,葉劍英命令莊田率1個營進攻被分割在一片水田里的國民黨軍。莊田將部隊分成兩路,一路繞到側翼,在旱地佯攻;另一路在水田主攻。通過旱地的佯攻吸引敵人注意力后,莊田命令主攻部隊從水田發起沖擊,敵人很快被打垮,紛紛舉槍投降。這次戰斗獲勝后,莊田會打仗的事傳開了:“想不到政治干部也會打仗!”

      1934年8月,莊田調任紅五軍團第十三師三十九團政委、紅九軍團三師七團政委等職。10月,紅一方面軍在中共中央直接指揮下,撤離中央根據地,進行戰略轉移,開始了舉世聞名的長征。從江西于都到貴州湄潭的80多天里,莊田率該團隨紅九軍團,與圍追堵截的國民黨軍浴血奮戰,掩護紅一方面軍主力和中共中央機關通過敵人的層層封鎖線。經一路苦戰,該團到達貴州時已從長征出發時的2000多人銳減為1000余人。

      艱苦的長征路上,莊田率部風餐露宿,忍饑挨餓,頑強地與敵人和惡劣的環境進行斗爭。1937年3月,莊田輾轉回到延安。中共中央組織部抽調一批有軍校工作經驗的干部到抗日軍政大學工作,莊田被調到抗大任第三分校第五大隊大隊長,不久升任分校教育長。

      天涯浴血立功勛

      1940年9月初,受中共中央派遣,莊田攜電臺秘密渡過瓊州海峽,來到中共瓊崖特委駐地美合根據地,與馮白駒等領導人并肩作戰。不久,莊田被任命為瓊崖抗日獨立總隊副總隊長、中共瓊崖特委委員,在“美合事變”中,負責指揮保衛戰,成功掩護瓊崖特委和瓊崖抗日獨立總隊部安全轉移。

      當時,國民黨保七團團長李春農帶著數百人的部隊趁著黎明偷襲美合根據地。經驗豐富的莊田命令部隊依險阻擊,用唯一的一挺機槍,時而掃射,時而點射,將敵軍幾次沖鋒都壓了回去。

      美合保衛戰中,我軍擊斃敵人近百人后成功撤出,一舉粉碎了頑軍摧毀瓊崖特委、瓊崖抗日獨立總隊領導機關的陰謀。

      陳星界說,莊田在瓊崖多次指揮部隊打敗強敵,其中對日寇的反“掃蕩”、反“蠶食”作戰更是亮點紛呈。

      1942年5月,日軍決定對瓊崖抗日根據地進行大規模的“蠶食”“掃蕩”。革命面臨最困難最殘酷的時期。瓊崖特委決定由莊田指揮瓊崖抗日獨立總隊,廣泛開展獨立自主的游擊戰。面對日偽軍采取“分進合擊”“拉網合網”“分區掃蕩”的戰術,莊田見招拆招,一面指揮地方民兵進行內線作戰,同時指揮主力部隊跳出合圍圈開辟外線戰場,襲擊伏擊日偽軍76次,拔除據點21個。

      同年10月,日偽軍糾集2000多人,兵分多路進攻瓊文根據地。莊田指揮部隊集中優勢兵力,對敵軍實行各個殲滅。日軍吃虧后又改變策略,集中兵力意圖尋找我軍主力進行決戰。莊田隨機應變,將大軍分成上百個游擊小分隊,靈活機動打擊日偽軍。每天少則殺傷其10余人,多則40余人,積小勝為大勝。至1943年1月,共斃傷日偽軍800多人,重創敵軍,也大振我軍軍威。

      莊田輔助馮白駒指揮瓊崖抗日獨立總隊在瓊文根據地的反“蠶食”、反“掃蕩”作戰,成為瓊崖敵后游擊戰爭的一個重要發展階段。1944年秋,莊田指揮部隊開辟建立白沙抗日根據地。

      抗日戰爭勝利后,國民黨瓊崖當局根據蔣介石的指令,加緊準備發動內戰。1946年初,根據中共廣東區委和瓊崖特委的決定,莊田以全權代表身份赴香港,準備到廣州參加國共雙方舉行的廣東游擊隊北撤山東煙臺地區的談判,后因國民黨拒不承認人民抗日武裝的合法地位,談判未能按計劃舉行。1947年6月,莊田赴南京向周恩來匯報海南革命斗爭情況,此后他又奉命轉戰西南地區,并屢立功勛。

      1992年4月25日,莊田因病在廣州逝世,享年86歲。

      “莊田將軍在黨組織需要時,總是義無反顧,這種高風亮節、奉獻精神值得我們銘記、學習。”陳星界說。(記者 袁宇)

    [責任編輯: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5915036
    性爱视频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